“一战”前,美法对英国威胁大于德国,何以受
时间: 2019-03-07

(1)盟友的决定必须以战略为基本,不能以短暂好处为根本

本文重要谈谈后者“战略短视”问题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诚然“一战”中,美国保持的“中破”并不实至名归,在军事武器供给协约国的数量是德国的数倍,名义上“中破”粉饰不住实质上的取舍明确。大家都不是傻子儿,德国早已看在眼中清楚在心里。但即使如此,因为美国民众不愿意卷入万里之外的战斗,所以,美国并不真正出兵。在这种情况下,德国如果理智的话就应该千方百计地延宕美国明白决议地时间,而不是故意盘算双方抵牾。

德国筛选奥匈帝国、奥斯曼帝国作为盟友,这里面既有不得已,也有自身策略短视问题。之所以这样说,当然是从后辈角度看,即短短的34年时光(1914—1938年)德国连续两次进行世界大战。以德国的国力基本难以支撑它的计划,然而它竟然做了。

上文咱们主要谈了前者(无可奈何),英国作为“一战”前世界秩序的掌控者,六大强国中的美国、日本、法国都主动站到了英国一边儿。很显然,美国是因为与英国在文化、历史上的一脉相承;法国事由于与德国的“仇恨”,特别对欧洲大陆的“领导权”争夺。

问题不是停不下来,而是总以为忍一忍异景就能浮现。结果忍到最后权力被架空、好战的人彻底否定失败后签字认输并最终流亡。因此,问题不是俾斯麦也不是威廉二世,而是全体统治阶层的问题。

B.德国策略短视案例谈

上文“战略盟友要分辨三种敌人,谈德国一战时友人圈取舍性错误”,咱们谈了德国在抉择盟友关系时出现了弊病。

其基础起因就在于“容克资产阶层”习惯性的好战,这种“好战”的性格造成德国统治阶层目光较为狭窄,而且军人、利益捆绑造成其胜负敏锐度比较低。以“克里米亚战役”为例,比德国资产阶层还要掉队的沙俄更好战,但因为沙皇本身可能操纵所有,沙皇及时休战止损。威廉二世难道看不出打不过吗?有人说停不下来了。

A.俾斯麦、威廉二世都只是统治阶层的一员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